首页 | 中心概况 | 新闻公告 | 研究队伍 | 项目成果 | 平凹世界 | 最美商洛 | 文献资料 | 视频资料 | 商洛非遗 
首页

 商洛文化研究 
 贾平凹研究 
 商洛作家群研究 

商洛作家群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商洛作家群研究>>正文
钟思远在陈彦全国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2021-11-08 16:36  

《喜剧》一书引发我最集中关注的,是其对“喜剧精神”的呈现和思考。虽然亚里士多德、西塞罗、车尔尼雪夫斯基和鲁迅先生等先哲都曾指出喜剧本质与审丑、与无价值之物的密切关联;虽然《喜剧》也正是以秦腔“丑角儿”艺人的“人生戏剧”与“戏剧人生”为内容;但我所读出的“喜剧精神”并非其中的戏谑与嘲讽,也不在滑稽与哄笑,而是《喜剧》中主要人物命运所指涉的有关“喜剧精神”的三种考量标准及其赋予“喜剧”本身的美好意义。

一是辩证的观念。《喜剧》中,贺氏喜剧艺术的开创者“火烧天”在多舛的命运中磨炼为一代“名丑”,将演艺的心得凝练为对世事的洞明。他在历尽劫波后深悟了“祸福相倚”的哲学,树立了对“丑角儿”艺术的自信,有“打铁还需自身硬”的乐观。弥留之际,这些内含辩证智慧的人生要义以“遗嘱”形式留给了两个儿子,也可谓为是对“喜剧精神”的一种传承。观念决定方向,方向决定道路。于“火烧天”而言,真正的“喜剧”应该以辩证的智慧引导平凡的人生走向日益开阔的地方。

二是不屈的姿态。《喜剧》中,“火烧天”的大儿媳妇潘银莲是极其感人的女性形象。她出身贫寒,年幼时就被命运打上了不幸的“烙印”,且无法通过教育习得飞跃生活泥淖的本领。但成年后,她凭借对内心深处朴素伦理道德的坚守,始终洁身自好,未曾随波逐流。纵然频频遭遇侮辱、损害和背叛,纵然也不乏焦虑、愤怒与厌恶,她却念念不忘感恩与报答。对兄长潘五福、对丈夫贺加贝、对情敌万大莲、甚至对其所收养的一条苦命狗,她都做到了仁至义尽,乃至慈悲为怀。这个外姓女子,反而成为了“火烧天”遗嘱中“底线”原则最坚定的守护者,并因此获得了无愧无畏的生命光辉。于潘银莲而言,真正的“喜剧”应该以不屈的姿态直面生活的苦难,以坦荡磊落的诤言善行荡涤人性中的污浊与卑微。

三是中止的能力。《喜剧》中,“火烧天”的长子贺加贝与次子贺火炬同为贺氏喜剧艺术的嫡系传人。但二者的人生道路渐行渐远,终至泾渭分明。其中关键的转折,是他们在面对生命欲望与执念时所作之取舍。贺加贝被欲望所俘虏、被执念所捆绑,终身不得解脱。他混淆“扮丑”与“出丑”,将“喜剧”贬低为“闹剧”,在“不疯魔,不成活”的迷狂中,将自己从戏剧舞台上的“丑角儿”折腾成了绝望跳楼的社会“丑闻”。而贺火炬在与其兄分道扬镳后,虽也曾误入歧途,但终究顿悟了父亲“遗训”的要义,把握住了演艺的尺度,也懂得了人生行止的“分寸”。于贺加贝而言,“喜剧”是一种糊涂的“丑化”,是无价值的戏弄,只为赚取浮躁的笑声与金钱。于贺火炬而言,“喜剧”是艺术与欲望、表演与观众的博弈,可以千方百计使人笑剧中之丑、笑剧中之恶,却绝不应该使人发出“丑笑”与“恶笑”。“喜剧”的意义,是在使人笑过丑与恶之后,中止于对丑与恶冷静的审视,并由此回神自省。

综上所述,作为陈彦先生“舞台三部曲”长篇小说系列的收官之作,《喜剧》依旧延续戏剧从业者的故事题材,但关注的依旧是广大普通人命运的悲欢离合与万千平凡世态的精神图景。其小说人物“戏里戏外”的命运,使人物更具立体感;其戏剧素养与小说笔法相辅相成,使故事矛盾冲突与故事架构完满整合;其方言语汇与草根人物“声口”相互共振,使小说语言生动有味。这些也都促使《喜剧》跻身于反映当代普通人生活的现实主义力作之列,光彩闪耀。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商洛文化暨贾平凹研究中心
地址:陕西省商洛市北新街10号  邮编:726000  电话:0914-2335798